寻音 第三章

作者: 悦秋黎 分类: 言情家庭 发布时间: 2020-04-16 09:32
寻音 第三章

悦秋黎

这是熟睡的夜晚、没有任何声息,外面的雨滴落下沉重的泪水,是人生还是路途中的安排,就在此刻没有任何人呼喊与声讯,此时外面树丛之间传出来,都是雨滴落下的泪水,流淌在四周徘徊着哽咽。

不大一会从医院门外走进一名男子,他手中拿的一封书信,静静匆忙的推开房门,此时看到确是人们的哀愁与悲观,男子岁数在三十多岁,他急匆匆得挨个病房寻找某个人,此刻内心里是带着刺痛的累,心中确是含着泪水、头上汗水落下流淌着是牵挂。

“晚风中飘着雪花、步伐迈开确是艰难,寒冷的岁月没有一时而言,暖永远是追求理想的诉说。”

就当人们正在茫然中,此刻从远处有一个身影走来,瘦瘦的身材、带着短短的秀发,很多人没有看清此人是谁,但大多数人都感到很熟悉的身影,此刻雾草如烟、带着潮湿的气候下的细雨。

“到底怎么了?怎么都没有人说话?”

当她问完这两句话之后,只感受一阵阵的哀愁,停留在医院的门前,就在此刻突然从医院跑出一名护士,“你们谁是病人家属,孩子的血型医院血库没有多少了,需要找人输血。”

那位短发女子紧忙说到:“什么血型需要多少人输血?”

护士回答:“孩子是B型血型,血库没有多少了,需要找人来输血才能救孩子生命。”

就在此刻有一道闪电从天空划过,雷鸣中带去是伤心欲绝的气息,环绕着是痛苦与泪水的相伴,就在此刻中、短发女子突然喊道,你们不要着急我去找人,她急匆匆跑去公交站点,有如清风飞舞一般火速跑上公交车,她坐在车上内心中带来着,是牵挂着孩子与家人们的安详。

公交车内全是患者家属的哭泣,此刻那位女子内心中牵挂着是家人安慰,不大一会她下了车,奔跑着往一个工厂而去,门卫室马上打开门。

她进入厂区火速跑到值班室内、寻找着领导。

就在此刻内心深处,还是牵挂着家人,此时天空落下细雨,她依然在厂内寻找着领导的身影,正当她心情放不下时候没有精力再去寻找。

此刻感觉肩膀处、突然拍打着,回头一看,看见一名男性面容有如五十来岁,他对着女子说到:“小刘、你在找什么呢?上班时间你不在单位,跑哪里去怎么这么晚过来啊?”

此刻她马上回答道:“不是我来晚、而是我家出事情了,”此刻她泪流满面,哭泣着对男性叙述着缘由,不大一会男子跑到厂内广播室,在话筒上喊道:“全体工作人员上厂区门口集合。”

只见众多人,全部往工厂正门前行、集合排队站在空地上。此男子在空地上对着众多人喊道:“小刘同事妹妹家孩子出事情了,咱们同事谁是B型血型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”

此刻从人群站出一名女性,岁数二十大多,直接跑到旁边位置,对着众人喊道:“我是B型血型,我愿意帮助刘姐家。”

就在此刻突然从人群跑出,众多人来一字排开成一个长队,集体说到我们都是B型血型,我们愿意帮助刘姐,此刻从单位车库中开出一辆大客车、众人紧忙上车,此刻车辆开起油门往医院行驶……!!

此时医院里的家人依然是牵挂着孩子,正当大家期盼着血源时刻,突然孩子不停的哭泣,此时此刻里,家中老人喊道:“秀萍、赶快去护士值班室。”正当她赶紧去的时候,一位男性火速跑到医生值班室。

就在此时此刻秀萍火速跑过去,他俩人到值班室门口,同声对的值班护士说到:“护士你快看看孩子怎么了,为何哭泣不止”值班护士赶紧跑到医生办公室,与医生一起步入病房。

他们看着孩子弱小得身材,脸色发黄喘气特别的困难,而且还在哭泣不止,医生匆忙发话:“孩子需要拉进抢救室,才能保护孩子的生命。”

这时候医生赶紧推着孩子,往抢救室内方向前行,此刻家人们有如刀割一样,刺痛着内心深处,就在此时又一次哭泣的声音,徘徊在医院走廊当中,突然一位老者靠着墙体,静静得坐在地面上,眼角处留下来全是泪水。

“天空已落下夕阳,但家人确是夜不能寐,在医院角落等待着孩子能否安稳。”

夜幕下得灯光照射着走廊两旁,急救室的灯光依然没有熄灭,正当家人急忙牵挂着孩子安慰,那位男子走在地上,拿出一支烟,点燃眼角处落下泪水,正抽一半的时刻,只看墙角处的灯光熄灭。

他冲忙跑到门口望着急救室,推出来一个箱体,医生说:“抢救很及时,孩子生命保住了,但孩子以后不知是否康复,可能会有终身失忆或后遗症。”

此刻家人们还是牵挂着孩子,一位二十左右的女性问道:“怎么把孩子密封在这样的盒子里?”

医生回言:“这个不是盒子、这个属于保温箱,里面充满着氧气,能保护孩子的生命。”家人们听见这样的形容,内心从冷漠气息中感受有如,春暖花开时节般的暖意,心头里全是一阵阵充实活力中的阳光。

就在此时有子不能无,孩子的母亲几日中的牵挂,好比背负着重石丢弃到湖底,靠水得浮力把她推上岸旁,护士急匆匆、把她送去急救室,因为几日的紧张情绪,让她身心低落昏迷不醒!!!

此刻此时所有人都在茫然不解,医院大夫走到她面前,伸手把着她的脉脖,仔细观察着她的一切,就当家人惊慌失色、大夫开口说到:“没有什么事情、就是几日情绪低落,打几天吊瓶就没事了!!”

一晃又是一个夜晚,家人们熟睡着在医院走廊里,内心中其实全是牵挂着家人安慰。

第二天早上全在茫然不醒,就听见病房中喊叫着:“疼…我头好疼啊……”此刻走廊里的家人,全部跑到病房里遥望着她,昏昏沉沉有一些情绪不稳,正当她还要叫喊中,一名护士抱着孩子回到了病房,当她看到孩子没有那么痛苦,情绪也突然有如春意盎然,突然不在叫喊。


“可能这是一场顾虑、但谁也没有想到其实这是痛苦的故事慢慢临近,足见慢慢开始……悲观故事得起步!”

他们一周后抱的孩子出了院,兴高采烈得与孩子玩耍,这一晃就是几个月,家人们每时每刻都在陪伴孩子身旁,可能没有人会在这一时会去想后期的生活,带给这弱小孩子多大痛苦的人生。

一晃几个月过去、家人们都在陪伴孩子,望着他大大的眼睛,活力四射得玩耍,在床上不停地活跃,此刻家人们议论:“孩子肯定完全好了,没有任何事情了……太好了!”

这样的生活一晃就是半年得时光飞逝,孩子父亲与爱人交谈:“孩子肯定没有任何事情了,要不咱们回部队生活吧?”

此刻她惠言道:“好啊、咱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里啊?”

此刻男子说到:“我跟咋们父母说一声,明天咱们就动身出发吧?”

“好啊、咱们就去部队吧,跟你随军过去。”

第二天早上他们与家人们告别,眼角处还是牵挂着家人们,就在此时他们有点哭泣,但还是想回到部队过自己得日子。一晃他们动身离开了家乡,在火车上遥望着全是四周得房子,看着故乡得花花草草、望着四周得景观,眼角处滴下落泪。


火车开往部队的方向,他们心里确一直都还是牵挂着家人与孩子,现在是否康复就当行驶几个站台,夜幕降临人群都已是“恬然入梦”而熟睡夜空完全流入夕阳西沉。

火车内全是流动着人群,有一名列车员推着餐车,在车厢内喊着:“面包、香肠、水果、酒、汽水”

就在此时此刻一个黑色的身影,从列车员身边划过,一名女子在后面追喊:“抓小偷啊,抢东西了!!”

正当人们没有反应过来得时候,一名男子突出人围迅速越奔而过,飞跃跳起碰撞对方、只见对方重烈摔倒仰面朝天在地。

此男子穿着一身军装,健壮的身材高大威武雄壮得身躯,挺拔而立直视着偷窃之人说到:“快点交出对方得物品……拿出来。”偷窃者恍惚间特别恐惧,额头边缘流淌出血滴。

此人身材渺小、害怕的掏出物品,眼中确带着泪滴恐惧惊悚抖动着身躯,嘴角牙缝确留下血滴!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